Tuesday, March 22, 2005

[Nanyang.com] 我为女儿祈祷

我的女儿在华小毕业后,虽成绩优越,且有申请进入位于住家对面的国中,但她却被派往离家数公里外的国中就读。我们申请该间学校的主因是它靠近住家,其他合情合理的理由包括我的大女儿已在该校就读,让小女儿也进入该校将使她有大姐的照应,且不必另安排来往学校的交通。

但负责安排学校的教育局却不知在何种分配准则下,将我的小女儿派往数公里外的学校,为了方便上学,我们曾向教育局、该国中的校长、甚至一副部长上诉与求助,但仍不受理,主要原因是据说该国中需保留学额予马来学生。

这间前身为教会学校的国中,是一间被教育局列为受管制的学校,来自华小的学生不论你是住在学校的对面,或成绩如何优秀,你都不得其门而入。

但该校却特设宿舍让来自州内的马来学生入住,以方便马来学生在该校就读。

当然,让来自乡下的成绩优越的马来学生进入设备齐全、拥有良好师资的该国中就读,是一项提升马来学生学术成就的最好方式,我们当然要支持。

但这却让我的女儿首次惊觉,她和马来学生在升学的机会方面是有所差别的。在她读华小期间,从课本上及老师的教导中,她了解到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,但各族人民和谐相处,团结一致、人人平等,且拥有宗教信仰的自由。

但在她要投入国家教育主流的当儿,她却需面对大马独有的惨酷社会现实:只因她不是土著,所以她不能进入离家约200公尺的国中,而数十公里外的马来学生却受到特别的安排进入该校就读。

我邻居的小女儿比我的小女儿更早面对大马独有的惨酷社会现实:她在进入国小后不久,就每天回来向邻近的小朋友说:她的马来朋友真好,他们有免费的课本、免费的文具、免费的书包、免费的食物……………

许多在国小及国中就读的非土著,都非常投入及融入以马来人为主的环境,他们和马来学生用同样的语言、接受马来人文化,许多非土著学生,尤以女生甚至长期穿着马来装校服,这原本是一个让不同种族的学生,在他们还不知这个现实社会有多现实之前,在同一屋簷下交心的最好平台。

但现实是:当非土著看到土著享有不同的待遇后,这批原本是最能接受土著文化,甚至有机会被“同化”的小孩子,却一再地发觉他们所受到的对待是不一样的,而让他们更早体验到大马独有的社会现实。

我的一名现就读国中初一的小邻居说,他的国小马来同学很多都被保送进全寄宿中学,而他也和我的小女儿一样,被派去一间离家数公里外的国中就读,虽然他的成绩比许多被保送的马来学生好。

政府固然应该扶助国内落后或处于弱势的一群,但我仍希望及诚心的祈祷:在我的女儿长大后,或她的女儿长大后,不会再面对有一些高等学府不能进、有一些行业不能做、有一些执照拿不到、有一些合约没有机会得到、有一些股票没有他们的份、有一些准证需用钱买等问题。

我们都是大马的子民,不论我们是在什么源流的学校就读,用什么语言为媒介语,只要有适当的国家政策与社群的配合,我们不可能不会达致全民大团结的目标,因为我们都是在同一条船上的人!


Thoughts: I love Malaysia, so I would be really happy if it can get better.

1 comments:

profmich said...

I guess a majority of non-bumi Malaysians feel this way.

The key lies on the mindset of the people.

As long as bumiputera right exists, racial segregation would persist.

Sad, but true.